必赢足球网是一家运营多年的老牌足球资讯网站,致力于成为博彩玩家最喜欢的足球博彩资讯网站,我们为博彩爱好者提供信誉博彩公司介绍,体育博彩资讯,即时比分,足球推荐等服务,同时经过本站多年积累拥有一大批博彩玩家资源,是广大博彩公司投放广告的最佳选择!

皇冠现金网(10月7日到期)

皇冠现金网(10月7日到期)

必赢足球网 > 图库 > 性感美女 > 博彩公司也会输钱?

博彩公司也会输钱?

来源:网络转载 2011-11-20 14:16 编辑:必赢足球网 查看:

有一种说法是你永远不会碰到一个贫穷的博彩公司。这种说法当然正确,他们消费的鱼子酱、古巴雪茄和豪华汽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说所有博彩公司都非常成功是荒诞的——从长期来看,博彩公司也是会输的。
对于那些认为在博彩行业中只有一个公司是最后胜者的人来说,这种说法让他们感到吃惊。博彩公司的业务就像一个保险公司——如果灾难降临,他们赔付的金额要远远超过之前所得。
对于博彩公司来说1946年Epsom马赛也许是历史上最大的一场灾难。那是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第一次德比马赛。每一个在皇家空军服役过的人——或是有亲戚在皇家空军或伞兵部队的人——都把注投向了一匹叫Airborne(空降)的冷门马。那匹马赛前的状态与其说像一匹赛马,不如说像一头驴,他的赔率是50/1。英国一半以上的博彩公司因为这个结果而破产,不过这种事情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
后来,博彩公司也会被一些更聪明的博彩者设下圈套。这些博采者的选择更依赖于计算,而不受五花八门名字的诱惑。有两个自称“一杆进洞”帮的人,在研究了高尔夫球的数据后,发现任何一个球手在一个赛季里打出一杆进洞的概率是50%。在与朋友们交谈后,两人发现许多人认为这个概率仅有百分之一到二。因此,他们开始找全国的博彩公司,赌在四大赛事中出现一杆进洞。他们在每个地方下20-50英镑的小注买很高的赔率。当四大赛事中有三个出现了一杆进洞的情况时,他们的盈利几乎达到一百万英镑。许多博彩公司大声惊呼上当受骗——有一些公司拒绝给付——但有一些信誉好的公司承认自己没有做好研究,老老实实赔款。
博彩公司面临的难题是:总是一如既往地用数字说话,而不是偏向于感性化的抉择。1996年9月28日,在英国的爱思科赛马场,赛马师Frankie Dettori已经驾驭赛马赢得了七场马中的六场。庄家认为Frankie Dettori最后一场用的赛马——富士山峰——赢得比赛的概率是16/1,他们不相信Frankie Dettori能够驾驭这匹马实现大满贯。一些大的博彩集团由于Frankie Dettori发挥出色已经欠下了很多钱,他拼命的压低价钱,但还是有博彩公司认为富士山峰不能赢得比赛。结果富士山峰一路领先,最后领先善于冲刺的Northern Fleet一个头的距离获得胜利。这使许多博彩公司的老板被迫卖出自己的豪宅重新白手起家。
这说明,有时候博彩公司也会犯错误。
1991年,爱尔兰做地毯生意的百万富翁、前世界扑克冠军Noel Furlong,在自己的两匹赛马上下了大注,赌它们能赢得切尔滕纳姆赛马节第一天比赛的胜利。当Destriero获得开场胜利后,Furlong赢了一百万英镑。如果他的另一匹叫The Illiad的马(赔率为16/1)能够赢得障碍赛冠军的话,这一百万在他获得的收益里只能算一个零头。博彩公司们掏出计算器,很快便算出如果The Illiad获得优胜的话,他们将输掉850万英镑。一些老资格的博彩者回忆说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在有这么多脸色惨白的人。但是最后他们幸运地逃过了这一劫,The Illiad并没有那么棒,最后只名列21。
并不是只有个人才会因为误算或是走霉运而输钱。在今年一月英国第三大博彩集团Coral Eurobet宣布年度收益不乐观。他们的网上博彩分公司在2000年欧洲杯时碰到了麻烦,他们为参加四分之一决赛的四只热门队开出了挑战性很强的赔率,但是最终四支队都轻松获胜。据他们透露在这一项上损失了一千两百万英镑。虽然有成千上万的客户帮他们分担风险,这个结果还是让人大吃一惊。
职业博彩公司的存在说明虽然他们也会输钱,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博彩公司仍然会获得收益——一份最近的资料说明全世界平均每个人每年会在博彩上输掉28.50英镑。博彩公司每年博彩的金额达到了大约690亿英镑。我们是否应该同情那些失败者?这并不必要——他们在选择干这一行时明白自己所冒的风险。
但还是有一个我感到很同情的博彩公司。有一个客户在午夜打电话来询问好几场美式足球的赔率。他是他们最大的新加坡客户之一。一个高级职员接了电话,但是他把每个队的赔率都给反了。举例来说,一个大热门的赔率报的是8/1。最后这个客户选了八场赔率最离谱的的比赛,下了一万美元的注。当比赛结果出来时,庄家发现自己在这场博彩中损失了三百万美元。由于这是一个明显的错误,他考虑过取消这场赌局。但这会让他在全亚洲名声扫地。因此他怀着沉重的心情开出了一张三百万美元的支票,而过去18个月里获得的利润顷刻间化为乌有。
这篇文章由Joe Saumarez Smith撰写,并刊登于2001年3月刊的《商业生活》上,该杂志是英国航空公司为商务舱提供的。